神秘的FBG资本,与它所经历的荣耀与动荡 |链捕手

  比特币价格自去年7月底以后的走势

  发展历程与策略

  为了尽快形成FBG资本的差异化优势,周硕基采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相当聪明的策略,即将海外优质项目带到国内。「当时FBG有一定的前瞻性,带着海外的不少项目在中国做路演,构建了一些资源连接。」徐义吉还在那个访谈中表示。

  实际上,FBG资本的遭遇仅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在财富快速聚集、赞誉奔涌而至的情形下,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机制、管理体系的专业程度都未能跟上自身规模的增长速度,致使现今出现前述问题 。熊市对这些机构而言既是摧残与折磨,也是蜕变与进化的契机。

  至于FBG资本的投资特点与流程,Emma Liao向链捕手表示,在她看来FBG资本的投资决策流程非常符合传统VC投资的流程与规则,「FBG投委会每个人都与我们进行了深入沟通,对项目的竞争壁垒、技术水准、团队背景等方面都进行了调研,非常深入严谨。」

  而在整个行业财富缩水 、熊市深不见底的情况下,FBG资本新一轮基金募资也无法再现过往几年的顺利态势,面临着推进缓慢的窘境。

  据链捕手多方面了解,主要操盘二级市场的FBG资本合伙人Bo Dong已于18年初离职创业,FBG资本合伙人、FBG X Lab负责人Richard Liu于18年下半年离职,此外还有多名高管与员工在18年下半年离职。

  而在去年《福布斯 》杂志的报道中,FBG资本前交易员Gordon Chen也透露过FBG非正统的ICO投资方法,其中包括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Chen还表示,他被要求调查ICO项目时,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我本周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

  周硕基也曾在一次活动谈及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间进入投资市场。周硕基从14年开始就进入数字货币二级市场,除了直接投资比特币以外,他还频繁实施「搬砖」与量化等套利交易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周硕基发现了两个趋势,一是数字资产规模会继续扩大,二是比特币的份额会持续下降,「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在高速增长中,找到下一个份额不断扩大的资产,或者是一类资产。」周硕基在活动中说道。

  作者/龚荃宇

  作为「大V帮」的帮主,周硕基在人脉资源方面与行业视野的确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他与火币始终保持紧密联系,在FBG资本入选火币超级节点之外,周硕基担任了火币区块链 产业联盟委员会委员、竞选火币公链领袖。这些资源优势一方面有助于提升被投项目的知名度与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反过来增强公众对FBG资本的品牌认知。

  尽管在FBG资本的所有资料与报道中,都没有出现任何与徐义吉相关的信息,但链捕手通过FBG早期投资项目ICO365创始人李雄等多个渠道佐证了部分信息。

  与此同时,FBG资本的团队规模也在快速扩张,从华兴资本、华为、Gemini、平安保险等知名企业引入大量高级人才。一位区块链投资人张槿(化名)曾去FBG北京办公室与其研究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发现该团队成员大多为三四十岁,工作经验非常丰富,显著区别于其他研究机构以年轻人为主的状况。

  但是,公众对FBG以及周硕基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FBG资本不设PR部门、自身几乎没有任何PR,周硕基本人的公开采访报道只有两三篇。FBG资本究竟是怎样发展壮大的?FBG的投资风格与特点是怎样的?如今又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多数人都对此感到模糊与好奇。

  FBG资本于18年制作的用于募资的文件资料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李雄也表示,当初ICO365平台上的AE、SNT等币种都是FBG资本引荐过来的,「帮主非常善于引进牛逼的海外项目,然后在中国社区引爆。」

  上述问题是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普遍情形,但FBG资本实际上也有自身更加棘手的特殊问题。「FBG最大的问题就是留不住人,流动性很高。」何祎告诉链捕手,FBG资本人员流动性要高于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许多高管也已经离职。

  在《福布斯》的报道《Tricks of a Crypto Trader》中,周硕基的市场操作被称为「Tricks」(伎俩),带有明显的轻蔑意味。同时,这篇报道还指出FBG资本屡屡通过内幕消息与营销炒作获利,「在这里,民主理想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靠获知内幕通往财富自由」。

  02

  FBG资本另一项重要支柱业务则是二级市场交易, 宝钻彩票包括以套利为目的的高频交易、基于内幕消息与市场判断的短期交易等。在18年之前,对于绝大多数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几乎所有业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但得益于周硕基此前丰富的二级市场操作经验,FBG资本自创立之初就将二级市场交易视为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这也为FBG资本带去了颇为丰厚的利润。

  「他非常地谦逊友好,总是很乐意去帮助我们,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方向,办活动都会找我们过去,而且也经常在群里分享他对行业的看法。」FBG投资项目Ultrain联合创始人Emma Liao对周硕基的为人赞不绝口。另一个要求匿名的FBG投资项目创始人也表示,周硕基最大的特点就是仗义。

  FBG资本投资的大量项目币价也都大幅下跌,甚至「被套」,其用于投资的资产面临着巨大贬值损失。此外,很多被投项目不愿意在熊市登陆交易所,从投资到上所交易所需的平均时间大幅超出牛市阶段,再加上二级市场「被套」,FBG资本很可能在最近半年面临着现金回笼困难、现金流萎缩的窘境。

  同时,16、17年区块链投资的主体大部分都是个人,只有分布式投资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聚焦于区块链投资,此外还有丹华资本、PreAngle等少数股权投资机构开始尝试区块链投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格局尚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盈利难、退出难、募资难,投资规模越大亏损越严重,FBG资本也不例外。

  「FBG资本其实是由周硕基与徐义吉两人发起成立,16年下半年的投资过程中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很多沟通。」李雄告诉链捕手。不过在16年9月,徐义吉在拿到蚂蚁金服的Offer后就慢慢淡出FBG资本相关业务,尽管一年后再度回到币圈,也与FBG资本再无公开交集。

  毕竟,高盛之所以成为高盛,并不在于擅长各种资源的变现或精明取巧的投机,而是在于其专业完备专业的管理架构、以合伙人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内核,以及对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这对所有加密货币投资机构而言都任重道远。

  更重要的是,周硕基的眼光的确毒辣,投中了0X、OmiseGO、Zilliqa等众多回报率高、成长性强的项目,为FBG资本带来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收益,并奠定了FBG资本在行业的地位。

  17年10月,FBG资本启动了全球化战略,陆续在美国、韩国、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设立办公室,至18年8月一共有近50名全职员工在全球参与投资业务,这有助于FBG资本开拓更多项目获取渠道、及时了解更多市场动向。据链捕手粗略统计,18年FBG资本近一半投资项目都属于以国外背景为主的项目。同时,很少有其他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实现同等程度的全球化布局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构成为FBG资本的护城河之一。

  根据Crunchbase数据以及其他网络资料,链捕手发现FBG资本自去年9月至今只投资了3个区块链项目,分别是AERGO、Ampleforth、ThunderCore,不及去年1-8月投资数量的十分之一。「跟大部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一样,FBG此前募来的钱基本上都花光了。」何祎说。

  01

  随着各个衍生业务线陆续展开,FBG资本的公共关系策略逐渐发生转变。「在我们扩张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一些声音出现在主流媒体。」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BABI财经时表示。

  周硕基 (来自《福布斯》杂志)

  编辑/潘宇波

  因此,FBG资本在18年上半年还成立了多个衍生业务品牌,包括交易解决方案提供商FBG ONE、智库部门FGB X Lab,此外还有与被投公司联合成立的营销咨询公司Block72,试图凭此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技巧系统性输出给行业,进而形成并提升整个FBG体系的生态竞争力。

  寒冬之际积弊爆发

  据链捕手查询,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在多个场合自称为FBG资本的创始人之一。「FBG当时(16年6-7月)是我牵头找硕基搞的,他当时还在做一些交易和汇兑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并不sexy。」徐义吉在去年12月接受499block访谈时说道,「发起基金后,我们募集了1000个BTC。」

  值得注意的是,周硕基还相当热衷于为被投项目担任顾问,其中包括Aeternity、Aelf、Zilliqa、Covalent等至少9个项目,这在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中并不常见。

  至于FBG X等衍生业务,由于整体行情较差、团队成员流动性较高等原因,大多已经搁置或进展缓慢。

  链捕手未能成功采访到FBG资本离职人员了解进一步信息 ,但何祎告诉链捕手,这可能是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时FBG资本的管理体系也存在问题。「现在整个团队都被周硕基管得很严,该给的钱都会给,就防着他们走。」何祎说。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链捕手(ID:iqklbs)采访了数十位与FBG资本或周硕基打过交道的创业者与投资人,尽管采访难度超出过往,但我们仍然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资料,并希望通过本文帮助各位读者了解一个尽可能详实真切的FBG资本与周硕基,同时以FBG资本为典型折射出整个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生存状态。

  总的来看,FBG资本凭借先发优势与合理策略在加密货币市场取得亮眼成绩,但在如今遭遇行业寒冬之际,FBG资本搭建的业务体系与团队架构所暗藏的积弊相继爆发,实质竞争力或许还有所减弱。不过好在FBG资本的行业地位几乎未受影响,时间窗口也还充裕,FBG资本与周硕基需要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构造FBG体系的内部机制文化与外部壁垒。

  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状大,定然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具有深刻洞察力与行业责任感的机构 。FBG资本们如果能把握这个契机,努力加强团队文化建设、优化管理与风控机制以及提升行业趋势把握能力等,并积极为行业长远发展做贡献、追求价值投资,势必能赋予自身穿越牛熊的气质与能力,继而真正有资格向「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名号发起冲击。

  基于前述心态,此前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周硕基在去年7-8月也终于打破惯例,接受了《福布斯》杂志与BABI财经的采访,但周硕基可能并没有料到这次采访反而给他造成许多负面效果。知情人士告诉链捕手,周硕基对《福布斯》那篇报道很不满意。

  不过,周硕基可能更没有料到的是,在FBG资本打算扩充业务线、提升曝光度的同时,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比特币价格在去年7、8月从8231美元跌至5884美元,此后虽有所回升但又于年底从6000多美元跌至最低近3000美元,其他主流币种、中小币种的跌幅则更大,跌破私募价的币种亦不在少数。

  如今的FBG资本与周硕基浑然一体,但在其创立之初并非如此。

  量化套利一直是FBG资本实现资产增值、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但18年以来大量量化团队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甚至成为主流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标配,竞争形势越来越激烈,整个行业的量化套利空间大幅缩水,即便是以量化套利起家的FBG资本也难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保持原有水准。

  众所周知,FBG资本及其创始人周硕基是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有媒体统计目前总投资数量超过80个,其中包括OmiseGO、Zilliqa、0X、Aelf等众多知名项目,去年8月周硕基还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在投资与交易业务取得较高成绩后,周硕基的野心逐渐不满于此,他在接受BABI财经采访时表示其愿景是将FBG资本打造为「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高盛在传统金融领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覆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投资、咨询等众多业务,但目前区块链行业各个角色都比较分散,「数字货币领域的高盛」对所有主要玩家都充满诱惑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链捕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由此,周硕基成为FBG资本的唯一控制人,同时也开启了FBG资本的快速发展阶段。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连续2年在4000元以下浮动,新一轮牛市正在酝酿。「很多机构因为入场过早就没有做成,但FBG入场的时间点特别合适,处于比特币的上升期。」某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何祎(化名)说。

  「(币价一直跌)对我们整个流动性策略管理会有影响,我们现在会更关注流动性,投资速度会放缓,要求会更高。」周硕基在去年8月接受媒体人陈一佳采访时说。

posted on 2019-03-28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赢彩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