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锋内迁打中路,三前锋打法的新气象

当核心球员负担过重或中场整体技术含量不足时,从锋线“借兵”就是最简单可行的补救手段,兼具组织和得分能力的前锋在中场往往都具备向前能力强、擅长传威胁球的特点。在欧冠小组赛做客梦剧场的比赛中,迪巴拉作为无锋阵的箭头给C罗制造了很多自由的移动的空间。当然,曼联的防线对于这种“拉出来又打进去”的套路应该很熟悉了,因为他们死敌利物浦的正印中锋就是擅长大范围移动衔接的菲尔米诺。

(图)孙兴慜突前冲锋,凯恩和埃里克森的位置都相应地后移了,前者要承担前腰职责,后者填补登贝莱的空缺。

(图)赛季初,门迪包办左路走廊,萨内在多场比赛中担任替补,德国人应该以斯特林为榜样丰富自身的技巧。

随着莫拉塔加盟、迭戈-科斯塔伤愈复出,可供西蒙尼选择的锋线资源变得丰富起来。在防线功勋老化、中场组织和控制能力提升不明显的情况下,马竞需要充分发挥锋线的力量带动球队前进,这种"前置式"建队方式在西蒙尼执教马竞生涯中还是首次尝试。主场击败尤文图斯,马竞在防守端的表现成为场上焦点,西蒙尼在锋线上的尝试同样极具指向性意义,他率先变招424让人们看到了这支球队在进攻方面的潜力。

三前锋在中路形成强度很高的压迫与拦截,回撤的中锋主导楔形攻势击穿对手的防线,依靠运动能力很强的边翼和进攻型中场兼顾场地宽度——比克洛普更早意识到4312体系价值的教练是波切蒂诺,阿根廷人自落户北伦敦以来便致力于改造边锋,包括拉梅拉、孙兴慜和小卢卡斯在内的侧翼球员都成为了擅长在中肋部活动的“肋锋”,在4231体系内担当边前腰的埃里克森更是成长为中场多面手,这位球队在本赛季变阵4312奠定了基础。

(图)奥斯曼-登贝莱取代库蒂尼奥,巴萨的三前锋组合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轮转架构;巴尔韦德在部分场次中使用比达尔&塞梅多的右路组合,这与波切蒂诺打造的穆萨-西索科&奥里耶有相似之处。

(图)大胜阿森纳,利物浦的三前锋在中路合力碾压对手。

(图)以梅西和C罗为核心打造阵容,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的理念流行开来。

进入新赛季之后,各支球队都在建设锋线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拥有CNM组合的巴黎圣日耳曼在双线战场披荆斩棘,图赫尔对德拉克斯勒和迪马利亚的使用也延续了前任的思路;巴塞罗那对奥斯曼-登贝莱的“容忍”收获了丰厚的回报,法国人的上位令打法更加接近于8号的库蒂尼奥尴尬不已;恢复双前锋配置(莱万多夫斯基&穆勒)的拜仁回归正轨,洛佩特吉时代的皇马深受锋线同质化问题的困扰,但这并不影响继任者索拉里继续使用具备二前锋属性的巴斯克斯;迪巴拉取代贝尔纳代斯基担任主力,一套以C罗为核心的主力阵容基本形成;三前锋配置成为了英超六强的标准配置,只有拥有强大的火力才能在争冠/争四中占据主动,曼联在两任教练麾下截然不同的表现恰好证明了这一点……

(图)曼联的前锋从中路形成合力击穿了纽卡斯尔的铁桶阵,在桑切斯和卢卡库出场后,曼联主攻中路的策略并没有改变。

德甲球队在欧冠16强战中全面溃败,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已经在战术层面被对手抛开,法夫尔的球队在这方面有发言权。法夫尔将罗伊斯固定在10号位以发挥其精于穿插跑动、视野开阔、传球犀利的特点,桑乔的进球和助攻数据惊人,大多数的威胁传球来自快速前插接应直塞后的横敲,侧翼强行单打后制造威胁的次数并不多,几次得分均来源于反越位的表现,也间接地说明英格兰人更擅长“内线”而非“外线”。同已经形成中路集群效应的争冠对手相比,拜仁在科瓦奇时代的进攻套路还比较传统,球队现有的锋线球员也不太适合密集的中路打法,被海因克斯改造为8号的J罗无法确保主力位置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WM”和424阵型,到世纪之交的442和352遥相呼应,再到近年来的433和4231,基本阵型演变的趋势之一就是锋线球员数量不断减少,节省下来的名额用到中场和卫线来保证控制和平衡。该趋势的顶峰是斯帕莱蒂、瓜迪奥拉和博斯克等人先后使用无锋阵,这种451阵型的人员组成一般由一名伪九号和五名中场组成,依靠连续传切和配合压制对手,缩短最后一传和终端爆破的冲刺距离,通过中场球员的后上取得进球。

迪巴拉的优势是跑位和射术,劣势是体格和突破,很难在欧冠淘汰赛级别的对抗中持续应对高强度防守。在刚刚结束的欧冠1/8决赛次回合较量中,阿莱格里在需要加强边路进攻的时候将迪巴拉拿下,当然,顶替他的贝尔纳代斯基也没有像传统边锋一样死打边路,意大利人的任务是在被压扁的马竞防线前横向游弋,伺机进入禁区抢点。马竞防守体系的优势在于中卫的正面防守和制空,两闸对抗能力不足是他们的弱点,只有让边后卫深度参与进攻,让三前锋在中路形成合力,才能利用这些弱点。

在边锋向内线迁移的潮流中,曼市双雄显得有些落伍。穆里尼奥时代的曼联受困于边路锐度不足,唯一具备单打能力的马夏尔被固定为侧翼突击手,他时常要在缺少支援的情况下面对两名防守球员的夹击,考虑到法国人作为边锋存在着重心过高且步频不佳的问题,在缺少支援且没有扯出空当情况下的强行单打,等于是放大了他的缺点。

(图)攻陷梦剧场,尤文三叉戟在前场完成配合,无中锋配置意味着他们需要靠近配合才有更好的机会。

索尔斯克亚在打造流动进攻体系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派出的三前锋组合明显具备了更好的集聚效应,曼联的433/4231阵型在实际运转中呈4-2-2-2站位。拉什福德增加了边中游走的频率,博格巴被埋没已久的“中锋属性”也被开发了出来,右路的林加德或马塔都是“伪边锋”,马夏尔也减少了在边路的突破,更多地持球在肋部和弧顶区域游走,带球吸引防守后为队友制造空间,并作为踢墙配合中的一个重要连接点。

组织模式复杂且追求效率的尤文图斯,坚决围绕梅西建设球队的巴塞罗那,球风犀利且套路多变的托特纳姆热刺,在控球与提速之间不断徘徊的皇家马德里,致力于提升自身节奏变化能力的利物浦,使用三中卫阵型后一度狂飙不止的阿森纳……如果算上有意于打造不平衡进攻体系的马德里竞技,如今欧洲足球的大部分球队都在使用三前锋配置——不同于过往4231/433体系中常规的中锋 双边锋配置,新时代的“三前锋”大多是在中路或中肋部活动的多面手,他们的活动区域很大且高度重合,熊猫彩票主帅也乐于在阵型顶端堆砌一些同质化的前锋去完成特定的战术任务。

【不同组合形式带来的思考】

(图)2019年1月4日,曼城主场击败利物浦。克洛普延续了之前大胜阿森纳时的锋线组织架构,曼城的进攻体系重宽度、轻纵深,伯纳多-席尔瓦在中路的大范围覆盖支撑着这个相对脆弱的体系,葡萄牙人的跑动距离达到了惊人的13710米。

(图)伊卡尔迪&劳塔罗-马丁内斯的双前锋组合或将永远停留在纸上,即便斯帕莱蒂要扶正阿根廷新援,凯塔-巴尔德能够支援中场的属性依然十分珍贵。国际米兰的中场人员储备不足,从锋线借兵是必由之路。

2. 边锋内迁,英超的新气象

未能得到费基尔,纳比-凯塔和沙奇里也不能锁定主力位置,菲尔米诺必须要承担起更多的组织和串联任务,巴西人似乎有重拾霍芬海姆时期前场自由人打法的趋势。随着法比尼奥、沙奇里等人的不断融入,菲尔米诺近期的进球率开始逐渐提升,红箭三侠在中路小范围内的互动能够产生了巨大的威力,即便没有技术型中场和边后卫的支持,他们也能实现自给自足。

(图)许特尔将雷比奇改造为前腰,法兰克福的3412阵型在德甲赛场效率不错。

在C罗离队之后,皇马依然保有双“中锋”打法,这得益于贝尔这些年来的主动进化。洛佩特吉时代的皇马锋线三叉戟是本泽马、贝尔和阿森西奥,索拉里上任后将阿森西奥换成了巴斯克斯。由于中场和边卫的支援能力较强,皇马锋线需要承担的组织任务并不繁重,困扰他们的难题就是三前锋的同质化问题,阿森西奥和巴斯克斯都不是能够形成纵向杀伤的球员,后者能够在近期成为主力,得益于出色的边路往返覆盖能力。无法解决锋无力难题,索拉里只能从防守方面下功夫,巴斯克斯的边前卫属性帮助他再次脱颖而出。赛季中期晋升为主力的维尼修斯暂时还不具备踢前锋的思维,他的成长还需要高人指点,本泽马已经答应做他的导师,齐达内的回归亦是巴西天才的福音。

(图)做客伊蒂哈德,红箭三侠中路完成连接,马内的射门险些得手。

【三“前锋”起势,核心竞争力价值凸显】

上赛季,库蒂尼奥的离队一度让红军的中场技术含量跌至谷底。为了增强球队的攻坚能力,克洛普将马内改造为强侧的有球核心,萨内作为右翼的桥头堡撑起两条边路的进攻,两位搭档在侧翼撕扯防线,菲尔米诺在中路可以获得更多的发挥空间。马内和萨拉赫并没有达到真正的两翼齐飞效果,球队更多的是依靠萨拉赫的纵深压制能力在创造机会。马内在因重伤而失去一些爆发力之后开始有意识地向肋部组织者方向转型,但他现阶段的技术处理能力和传球视野都还达不到10号球员的标准。

另一方面,压迫式打法和控球战术的兴起推动了绿茵场的“位置革命”,活跃于传统442和352架构中的古典中锋、边前卫、前腰和工兵型中场等角色不得不蜷缩于时代一隅,全能中锋和拖后中场成为了坐镇中轴线上的球队脊梁,擅长跨区域作战的B2B中场、边锋和攻击型边后卫成为了推动进攻的主角。很多教练在搭建阵型时倾向于增加中场的战术权重,锋线人数不断减少,甚至出现极端的“无锋阵”,前锋球员在防守和进攻推进组织阶段的任务越来越重,很多居于阵型顶端的9号球员不但没有无限开火权,反而需要不断地为后排或侧翼球员铺路搭桥。

从4231阵型风靡欧陆开始,依赖于中场补给的双前锋组合便被逐渐放弃,颇为极端化的双中锋战术更是踪迹难寻。以C罗的转型为标志,双中锋 边锋的配置开始被一些球队所采用的,在C罗&本泽马组合之后,哲科&希克组合又在欧冠中展示了不错的竞争力。当然,为了弥补“双塔”同时出场带来的自我消耗以及对整体跑动水平削弱,另一名锋线球员往往需要用超额的输出来维持体系的平衡。贝尔被改造为边路B2B后不久就连续遭遇重伤(433切换532体系中),迪弗朗西斯科采取边锋接力跑的方式来应付利物浦。在C罗与曼朱基奇形成稳定的锋线组合后,迪巴拉逐渐取代赛季初表现不错的贝尔纳代斯基成为主力,同样是基于类似的道理。

(图)斯帕莱蒂发明了无锋阵,但在从"零"到"三"的过程中,国米主帅的反应有些迟缓。

在凯恩、阿里和埃里克森的组合确定后,波切蒂诺最初也曾信任拉梅拉(如上赛季做客尤文图斯),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凯恩&孙兴慜组合的威力,前者的支点作用足以保证热刺能够用简单的方式完成推进,后者拥有均衡的双足能力和不错的速度与射术,对手很难限制两人在纵向空间上的互动。不同于克洛普压榨三前锋来撑起边路进攻的做法,波切蒂诺提携穆萨-西索科&奥里耶支撑右路进攻,前场四名攻击手就能在中路形成兼具层次和锐度的攻击阵势。

(图)压迫与反抢,前锋是带动球队的火车头。

(图)摩纳哥时期的姆巴佩是双前锋体系中的一员,在埃梅里任内,姆巴佩就已经适应了右边锋的角色,图赫尔赋予了其更大的战术自由度。

2017/18赛季的欧冠赛场出现了罗马和利物浦两支风格迥异的黑马,两队都具有锋线和卫线实力强劲、中场控制力不足的问题,淘汰赛阶段的多场大比分皆由他们所造。就在罗马和利物浦一路披荆斩棘会师半决赛的时候,以巴黎圣日耳曼、巴塞罗那和曼城为代表的传控型球队先后遭遇失利,中场实力冠绝欧陆的皇马靠着一路“蜷取”才获得了决赛门票。这些变化说明传控为王的时代已进入拐点,越来越多的球队用压迫式反抢来取代较为繁琐的地面渗透,像克洛普这样在建队时优先打造锋线的教练越来越多。

能够带来很好的整体防守和小组配合,制造局部人数优势完成攻守任务,充分发挥不同特点球员的优势,适应了压迫战术和控球打法的要求,契合了肋部进攻潮流和边后卫战术地位提升的时代背景……中路化的三前锋战术显现出了蓬勃的生命力和广阔的发展空间,这种兼顾了中场控制和纵深杀伤力的战术建构模式,既适合在联赛长跑中不断收割胜利,也适合在杯赛淘汰赛阶段的硬仗对决,列强普遍采用这种方式建构锋线亦在情理之中。结合新一轮的欧战赛事可知,中路三前锋对决或将成为欧冠淘汰赛阶段的主流,主帅们需要根据己方球员的特点完善战术细节,通过个性化的私人订制来扬长避短。

触球精度不佳但双足能力异常均衡,这种特点决定了登贝莱是侧翼进攻的好手,但更适合在中路冲击球门,法国人的进球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能更多地增加中路反越位进攻的频率,不但能够很好地缓解苏亚雷斯的压力,还可以与移步中场的梅西形成很好的纵向连线。梅西作为前腰能够做到左右调度,但更倾向于通过直塞完成输送,登贝莱的中路打法足以带来可观的收益。

1.双中锋战术的利与弊

(图)与特里皮尔配合时就多传球、多前插,与奥里耶配合时就拿球横冲直撞,波切蒂诺活用西索科提升了右路的活力,被"挤"到中路的锋线球员能够更好地形成合力。

(图)马竞是聚焦于两个禁区的球队,西蒙尼无法填补三员大将缺阵带来的战术动荡。莫拉塔起不到支点的作用,格列兹曼不能独立制造纵深,两人都是"僚机"而非"支点",西蒙尼为欧冠淘汰赛准备的三中卫 双中锋战术胎死腹中。

3. 最佳僚机塑造高效传跑连线

“我认为C罗与迪巴拉可以共存,但是迪巴拉需要回撤的更深一点,这样的话他才可以获得球权,同时迪巴拉要拥有更多的自由。当然,曼朱基奇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他的存在使得阿莱格里有能力使用不同的战术,也正是因为有了他,C罗与迪巴拉才可以在前场共存。” ——文森佐-亚昆塔

(图)阿莱格里在"107种锋线组合"中择优试验,C罗和曼朱基奇的位置稳固,迪巴拉通过改变打法赢回了主力位置,贝尔纳代斯基也在关键战中完美诠释了全新三前锋打法的精髓。

(图)穆里尼奥时代,边锋马夏尔时常面对以寡敌众的局面,索尔斯克亚鼓励他靠近中路活动,进球效率水涨船高。

赛季初,波切蒂诺的套路依然是以4231阵型为主、3421阵型为辅助,阿尔德韦雷尔德的“回归”让他可以自如地实施变阵。经过做客梦剧场的比赛之后,热刺在被动局面下暴露出了中场控制能力不足、边路前后衔接松散等问题,强调空间覆盖的阵型暴露了热刺球员个人技术相对粗糙的弱点,过于激进的压迫和进攻一旦无法转化为持续围攻,后卫球员就要直面对手前锋的冲击。因此,波切蒂诺选择将前场攻击手集聚在中路,通过连续配合和不断反抢来增加进攻次数,实现“以量补质”。

威廉无缘加盟,作为其替代品的马尔科姆难入巴尔韦德法眼,右路大开发计划处于停摆阶段,登贝莱是罕见的能够兼顾左路突破和中路得分任务的球员,巴萨上下给予他的耐心是值得的。从2015/16赛季以来,格列兹曼也开始承担起前场串联的任务,西蒙尼在为其挑选搭档时也非常看重冲击力(托雷斯&迭戈-科斯塔),本赛季,勒马尔的出现减轻了格列兹曼在进攻组织阶段的压力,在卡利尼奇顶替迭戈-科斯塔担任中锋期间,西蒙尼更多选择科雷亚出任右翼,旨在利用两名二前锋围绕卡利尼奇(勒马尔受伤)组织进攻。

(图)纳比-凯塔长时间游离于体系之外,这在无形中增加了菲尔米诺的负担,巴西人的受伤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图)2017/18赛季,利物浦和罗马的欧冠之路有相似之处。

可惜的是,由于迭戈-科斯塔停赛、适合"三个半"角色的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受伤,西蒙尼在次回合较量中没能祭出酝酿已久的莫拉塔&迭戈-科斯塔双中锋战术。格列兹曼和莫拉塔都具备不错的边路活动能力,但把两人同时摆在阵型前端就很难形成化学反应,科雷亚替补出场后又没能出现在最具威胁的位置上,马竞遭遇了西蒙尼时代最为压抑的90分钟。

(图)迪巴拉取代贝尔纳代斯基成为C罗的僚机,他在中场的拿球还能缓解皮亚尼奇的压力。

【总结】

对于以进球为己任的前锋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一方面,基于商业推广的考虑,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开始重视球队的风格养成,大多数教练在战术建设时的目标都是如何打进更多的进球,一系列鼓励进攻规束缚了防守球员的手脚,可供进攻球员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十年来,梅西和C罗取得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进球效率,德甲和英超的场均进球率居高不下,曾经注重防守的意甲联赛成为了准一流或二流射手疯狂刷数据的舞台,“联赛靠进攻、杯赛靠防守”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球队靠着进攻和控球来缓解后防压力,钢筋混凝土防线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奢侈品。

(图)卡利尼奇和热尔松-马丁斯的失败,说明传统442打法已经进入死胡同。西蒙尼需要利用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和莫拉塔来激活这一潭死水:前者具备构建zona-mista战术的能力,后者适合双前锋/中锋战术。

曼联依靠前场球员靠拢后形成的集聚效应,双后腰马蒂奇和埃雷拉留在中圈兜底,曼城的情况则有所不同,伯纳多-席尔瓦已经被瓜迪奥拉培养为B2B中场,葡萄牙人在帮助费尔南迪尼奥出球后还要前插参与进攻,他能连续刷出惊人的跑动距离不是偶然。瓜迪奥拉竭力压榨伯纳多-席尔瓦的原因之一就是球队的三前锋不能在中路形成很好的互动,阿圭罗的外围作战能力进步明显,斯特林也具备内外兼修的水平,真正影响球队在中路攻击锐度的是马赫雷斯和萨内。28岁的马赫雷斯已经很难再有进步的空间,22岁的萨内尚有较强的可塑性。萨内和马夏尔都存在持球重心过高和接触球精度不足的问题,来到中路担当二前锋能够发挥其擅长通过传跑配合攻击防线身后的优势。

(图)有了齐达内 本泽马的双导师阵容,维尼修斯有望完成快速升级。

两年来,萨内的进步已经非常明显,能不能进一步丰富打法将决定其最终的高度。同萨内一样需要尽快在内线释放能量的球员不少,其中的代表还有奥斯曼-登贝莱和科雷亚。

C罗在赛季前期的比赛中会时常游弋到很深的位置完成串联、衔接和组织工作,迪巴拉进入主力阵容后接管了C罗在进攻推进阶段的战术任务。后撤用球规避了迪巴拉突击能力一般的弱点,让他获得了更加宽松的处理球空间。C罗留在高位后可以无障碍地与曼朱基奇进行边中换位,两名球员同时出现在禁区内抢点时,对手很难防范。在两名中锋的掩护下,迪巴拉也有很大的空间去寻找二次进攻机会。

posted on 2019-03-23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赢彩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